从卡巴拉智慧角度看花冠病毒的深层次原因和解决方案

        冠状病毒最初开始传播的城市武汉已经出现了全面混乱的描述。  6000万公民受到宵禁限制,该地区的所有学校和各种单位已关闭,直至另行通知为止,当局建议避免与人进行不必要的接触,包括握手。这场奇怪的瘟疫还迅速蔓延到中国境外,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

      如果我们从卡巴拉的智慧的角度看看这种情况的话,在这里发生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所有一切都在自然地展开。内置于我们内心深处的利己主义的思想线,让我们将世界想象为一个固定不变的客观世界,也就是只有人类才能在我们的现实中运动。 因此,我们将我们人类自己置于世界的中心,并想象我们正在以我们的短视的利己主义的本性对自然系统加以着控制。 但是,像武汉冠状病毒这样的病毒传染暴发却向我们展示了事实并非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如此。

       从我们感知的五种感官当中,我们无法看到,在我们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发生的那些转变,目前正在以相对于我们而言,正沿着一条消极的轨迹发展。 由于我们处于一种无知的状态,我们已经使我们自己深陷于与自然背道而驰的状态。

因此,我希望中国和世界能够尽快从根源层面,解决根植在我们人类内心深处的利己主义本性的疾病,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平息这场表面的冠状病毒带来的危机。

      在卡巴拉的智慧中,那一被称为“享受快乐的愿望”的创造的原始材料(物质)一直处在不断地发展过程中。 在人类中,这一欲望以一种额外的自我利己主义的品质被表达着,在那里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以牺牲他人为代价,对我们的这种利己主义欲望的满足。 因此,我们的自我重要性变得越来越膨胀,从而导致人们之间在精神和情感上彼此越来越分离。 由于这一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满足自己利己主义的享乐的欲望的倾向,卡巴拉学家们将这种品质描述为“邪恶的倾向”。

      在这种利己主义的本性的作用下,我们发现我们自己正面临着一个严重的两难悖论:一方面,我们天生希望去享受快乐,想要处于休息状态,并总是利用任何人和任何事物,以获得那些让我们看起来能够令我们快乐的任何东西。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不能用一个好的倾向来遮盖那一邪恶的倾向,带着一个企图造福他人的倾向的话,那么,我们正在使自己走向自我毁灭。

      冠状病毒流行的扩大的地方应被看作是一个警告信号,警告我们,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正面临来自自然的难以控制的挑战的边缘。 直到今天为止,善与恶的力量之间的那一不平衡,也就是在使他人获益的利他主义的愿望的力量与单独为了自己利益而享受快乐的欲望的力量之间的不平衡,一直以来都在以一种很小的增长的方式,逐渐地缓慢地浮现出来。 在这种不平衡一一种较慢的速度浮现时,我们一直以来都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发抗体来对抗这些病毒突变对我们的冲击,哪怕只是暂时的。

      然而,随着这种不平衡的变化的速度开始发展到今天的这种呈指数级增长的速度,除非我们学会如何平衡这些品质,否则的话,我们就会遭受现在看到这种冠状病毒的灾难性的打击。那么,我们要在之间获得平衡的这些品质到底是什么呢?它们其中一种就是我们人类本性当中,那一以牺牲自然中的一切为代价,去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的倾向(邪恶的倾向),而另一种则是在自然环境中,存在的将各个层面之间,包括人类在内和谐平衡地联系在一起所需要的利他主义的品质(良善的倾向)。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愚蠢地使人类自己陷入一场与大自然抗争注定要失败的战斗的陷阱当中。大自然在这里没有任何残酷之处。大自然按照其固定和绝对的规律运作,以使我们发展到一个完美,平衡和和谐的状态。 因此,我们只需要弄清楚我们在这一自然承担的角色和作用,并寻求我们如何成为自然界中一种积极和有益的因素。

我们在自然的系统中的关键作用,就表现在,通过实现自然的基本法则“爱邻如己”,将平衡带给世界这一目标上,发挥关键的作用。

      根据卡巴拉智慧,当我们尝试与爱的脉络相互联系时,我们就会通过变得与大自然相似而与大自然的积极力量保持一致。 这样一来,我们就导致了一种“爱的病毒”在我们之间浮现,并通过我们传播扩展到大自然的无生命层面,植物层面,动物层面和人类层面在内的各个层面上。 简而言之,我们每个人都旨在互惠互利的那种积极的人际关系将平衡并治愈世界上的所有疾病包括这场冠状病毒。

Previous Article

𝗧𝗵𝗲 𝗖𝗼𝗿𝗼𝗻𝗮𝘃𝗶𝗿𝘂𝘀 𝗜𝘀 𝗮 𝗪𝗮𝗸𝗲-𝗨𝗽 𝗖𝗮𝗹𝗹 𝗳𝗼𝗿 𝗖𝗵𝗶𝗻𝗮 𝘁𝗼 𝗨𝗽𝗴𝗿𝗮𝗱𝗲 𝗜𝘁𝘀 𝗔𝘁𝘁𝗶𝘁𝘂𝗱𝗲 𝘁𝗼 𝘁𝗵𝗲 𝗪𝗼𝗿𝗹𝗱

View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SUBSCRIBE TO RECEIVE OUR NEWSLETTER